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南極上萬隻小企鵝被凍死


金陵熱線南極地區連續爆發反常暴風雨,導致成千上萬隻新生小企鵝活活凍死。據估計,經此一難,南極企鵝數目將銳減兩成。南極專家認為,這是氣候變化給南極地區帶來的又一災難性影響。南極下雨多過下雪科學家相信,受災最嚴重的阿德利企鵝數目將下降至%,如果天氣短期內不能轉好,...

- 2018年1月27日00時24分
- 【金陵熱線】

金陵熱線

南極地區連續爆發反常暴風雨,導致成千上萬隻新生小企鵝活活凍死。據估計,經此一難,南極企鵝數目將銳減兩成。南極專家認為,這是氣候變化給南極地區帶來的又一災難性影響。

南極下雨多過下雪

科學家相信,受災最嚴重的阿德利企鵝數目將下降至80%,如果天氣短期內不能轉好,情況可能更嚴重,不到10年,這一物種或將從地球上消失。

在過去50年里,南極大陸的平均溫度上升了3攝氏度,達到-14.7攝氏度,冬季頻發的暴風雪漸漸被更加冰冷刺骨的暴風雨所代替。

阿德利企鵝剛出生時僅有薄薄一層保暖皮毛,小企鵝需要40天的時間才能長出防水的羽毛,然而連日暴雨將整個巢穴都浸濕了,企鵝父母在時還能為子女遮風擋雨,一旦離巢覓食,小企鵝往往會因為體溫過低而死(見小圖)。

「長期以來人們注意到了冰架在溶解,但南極冷雨卻是前所未有的新現象,企鵝正面臨寒冷致死的威脅。」剛剛從南極歸來的紐約探險家強鮑爾馬斯特說,「它們的皮毛可以在大雪中保護自己,卻不能應付暴雨,這就好像一個穿著厚夾克卻被雨淋濕的人一樣。」

帝企鵝樂園遭摧毀

奧斯卡獲獎紀錄片《帝企鵝日記》描繪了憨態可掬的帝企鵝生存及繁衍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然而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生物學教授笛伊波爾斯曼痛心指出,2006年12月,也就是這部電影拍攝不到兩年後,她再抵達當年的拍攝地南極南部,「已經完全認不出這就是紀錄片里的企鵝樂園。」笛伊說,她完全沒看到帝企鵝幼仔,也看不到浮冰,冰山數目大大減少。據悉,去年9月份,也就是帝企鵝育兒期間,當地曾被一場大型暴風雨所襲擊,「極少企鵝幼仔能夠倖存。」

「看見企鵝們腳下都是下一代的殘骸,這才是我所見過氣候變化最令人震撼以及最直接的證據。」鮑爾馬斯特說。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