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如何判斷微信中,對方對你說謊?


IT之家要聞說謊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交際,有些謊言是善意的,而有些則是惡意的。說謊的人會露出馬腳。大部分人都會努力對謊言加以掩飾,但同時控制話語、聲音、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不是簡單的事情。聲音和表情都是重要的線索。任何一個人都不喜歡被騙,可是別人對你說謊你又怎麼知道...

- 2018年2月11日00時51分
- 【IT之家要聞】

IT之家要聞

說謊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交際,有些謊言是善意的,而有些則是惡意的。說謊的人會露出馬腳。大部分人都會努力對謊言加以掩飾,但同時控制話語、聲音、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不是簡單的事情。聲音和表情都是重要的線索。任何一個人都不喜歡被騙,可是別人對你說謊你又怎麼知道呢?更何況是在微信聊天中。

現在,研究人員發現這些模式在文本消息中能夠表明一個人是否說謊。從數以百計的對話中分析揭示了女性在撒謊時,傾向於使用更多的單詞,以及自我導向型的話,如「我」。而男騙子可能就難以確定了,因為他們似乎缺乏許多語言線索——可能是因為他們使用的詞彙信息很少的緣故。

在這項研究中,康奈爾大學的研究人員開發了一個Android消息傳遞應用程式,專門用於對大量的參與者中收集樣本文本進行研究。在過去的七天,團隊聚集1703個談話。然後剔除只有符號,沒有文字的對話,再次分離謊言和真實的消息之後,通過這樣的方法,他們發現女性聊天時包含假信息對話的平均字數大於說真話的對話(真話8個字,假話9.2個字),而男性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用的字數都差不多一樣在7個字左右。

研究人員也看了「self-words」的比例(比如我/我們),和態度不明朗的短語(可能是、可能的、當然等等)。代詞是特別有趣的欺騙,因為一個人積極選擇代詞時,他/她想用溝通或者自我導向型代詞顯示所有權和責任,而其他代詞可以表示信號距離和缺乏問責制。如果女人聊天字數很多,還頻率很高地談論關於自己的事,很少說到別人,大量使用「我」、「我如何如何」這些語句或詞語,其所述為真的可能性就更低。

數據顯示簡訊中也包含謊言,總的來說,比真實的文本要多。平均而言,詭詐的文本包含8字,而真實的文本包含7字。研究人員還發現,這是男女之間的不同。而女性使用平均8字的簡訊,男性傾向於使用9字來當他們撒謊。這項研究還顯示,撒謊者更有可能使用自我導向型詞語,比如使用「你」。

早些時候,我們發現自我導向型字詞的使用是說謊的表現,然而,當我們把數據分解成性別,女性用自我導向型單詞更全面。然而男人使用「我」大大減少,卻增加了使用「我的」頻率。不過,男性和女性被發現在說謊時使用短語更多的情況,在研究人員看來也是不足為奇的。對於男人來說,「肯定」一詞是說謊中最有可能出現的,而女性傾向於說「試一試」這個詞。

尼采說:「為了生活我們需要說謊。」 但撒謊的前提是利他而不利己。沒有人希望被騙,在要求別人對自己忠誠的前提,自己也要對對方同樣誠實守信。所以以誠相待,寬容他人。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