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聯盟號發射驚魂30分鐘,太空人和地面空間機構做了這些事緊急應對


茶馬星球視野周四當地時間號下午:,聯盟號火箭從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即將發射時,一切似乎看起來都很好 。搜索和救援人員正駐紮在該地區,但是一旦情況有變,準備開始行動吧。這就是他們在月日發射幾分鐘後所做的事情,載有美國宇航局太空人尼克黑格和俄羅斯太空人阿...

- 2018年10月14日23時24分
- 【茶馬星球視野】

茶馬星球視野

周四當地時間11號下午2:40,聯盟號火箭從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即將發射時,一切似乎看起來都很好 。搜索和救援人員正駐紮在該地區,但是一旦情況有變,準備開始行動吧。

這就是他們在10月11日發射幾分鐘後所做的事情,載有美國宇航局太空人尼克黑格和俄羅斯太空人阿列克謝奧夫金寧的火箭,在目標是國際空間站的發射中出現問題,發射被自動中止,兩名機組人員執行緊急彈道再入安全重返地球。

美國宇航局前太空人Leroy Chiao對該事件進行了點評:「正如你所料,每個人都很平靜,儘可能地應對緊急情況,能這樣做很不錯,這一切看起來都非常順利。」

Chiao曾經執行過三次太空梭任務,之後乘坐聯盟號太空艙到過太空站,在軌道實驗室停留六個月。他經歷過的發射和著陸都很順利,但他很清楚出現問題時的狀況,在他的最後一次飛行中,聯盟號距離空間站大約200米時出現了異常,開始加速而不是放慢速度。

Chiao和兩名太空人幾乎出於本能,條件反射性般的立即開始研究這個問題,他們拿出了緊急手冊以及包含詳細標準程序的作業指導書,準備好應對即將到來的危機。他說:「一旦你安全了,那才能深深地吸一口氣,那時脖子後面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要歸功於所有太空人在發射前都經過的嚴格訓練。太空人訓練時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緊急和故障程序處理上,因為那些東西是致命的。宇航局希望太空人能夠不假思索幾乎條件反射性地執行應對緊急狀況。危險的時刻,一分一秒都至關重要。

所以尼克黑格和阿列克謝奧夫金寧之前一定反覆地進行了訓練,他們做了他們需要做的事情,觸發了彈道再入模式,這種模式會迅速讓他們從出了麻煩的助推器和攜帶的大量燃料中逃離。一旦他們開始著陸過程,他們需要花費半個多小時才能降落。

同時搜索和救援人員早已經準備好跟蹤它們,即便是在火箭發射前很長時間,他們就做好了營救太空人出艙的準備工作。美國宇航局證實,對於這次拜科努爾的發射,營救應急團隊主要由俄羅斯航天局負責。當然也有合適的國際成員參與該團隊。

太空人尼克黑格和他的妻子凱蒂互相問候。

由於任何發射都經過精心設計,因此可以計算出太空人可能降落的位置,具體取決於他們不得不扳動按鈕與火箭分離的位置。對於著陸的太空人,執行營救的任務人員會劃出一個大約跨度20公里的圓圈,如果他們按計劃使用降落傘會在這個範圍,具體取決於風力和方向。

在發射和降落期間採用彈道再入方式的話,這個圈子會變得更大,預測起來也更複雜。通常他們會安排一名救援人員和直升機,如果他們不得不採用彈道再入的話,直升機會隨時準備開始尋找著陸的太空人。

這意味著營救團隊工作人員可以在目標著陸區和彈道再入的區域部署人員。當Chiao於2005年搭乘聯盟號降落時,迎接他們的團隊大約有50人,包括醫務人員,直升機飛行員和幫助太空人離開太空艙的人。

目前正在空間站的太空人亞歷山大·格斯特發布了一條推文感謝搜救人員的及時搜救,並表示該地區有1000多人參與營救工作。Chiao說這個數字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因為在不同的地面位置會有不同的團隊部署。美國宇航局表示,太空人的著陸非常順利,搜索救援人員能夠在著陸時與他們很快見面,並且幫助太空人從太空艙中出來,進一步檢查他們的狀況。

情況並非總是如此。歷史上在俄羅斯航天史上,他們有一些非常壯觀的搜索和救援活動,救援部隊做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不僅僅指的是距離航線數百英里的著陸點。而且太空艙可能會落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太空艙在山上翻滾,墜落在森林裡,太空人不得不在森林裡過夜,然後滑雪出去,他們甚至聽到狼群整夜嚎叫,聯盟號太空艙里甚至還配備了手槍。

還有一次,一個太空艙砸破了厚厚冰凍住的湖泊,並且倒嵌在那裡,被綁在安全帶上的太空人不得不在裡面懸掛了幾個小時,直到救援人員追蹤他們並將膠囊從水中撈起,但它太重了,救援人員不停地沿著冰面撞擊。救援人員預計太空人可能無法倖存,然而他們仍然活著。

至於這些事件是否讓Chiao對太空旅行的安全產生了動搖,他的回答是一點兒也不。
太空任務並非沒有風險,但也並不意味著你隨時隨刻都坐在火藥筒上。由於意外的發生,下一次工作人員會更加謹慎,因此也更安全。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