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潘建偉:求解量子奧秘的「中國創新者」


蝌蚪五線譜量子論與相對論被稱為「現代物理學的兩大支柱」。年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一名普通本科生潘建偉,卻在畢業論文中向量子力學發起挑戰,試圖證明這個理論「是錯的」。改革開放使中國迎來了「科學的春天」,釋放了無數年輕人「求真」的熱望與勇氣,潘建偉就是其中之一。經過...

- 2019年1月06日06時51分
- 【蝌蚪五線譜】

蝌蚪五線譜

量子論與相對論被稱為「現代物理學的兩大支柱」。27年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一名普通本科生潘建偉,卻在畢業論文中向量子力學發起挑戰,試圖證明這個理論「是錯的」。

改革開放使中國迎來了「科學的春天」,釋放了無數年輕人「求真」的熱望與勇氣,潘建偉就是其中之一。經過20多年創新求索,他主持研發的世界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飛向太空,在距地球50萬米的「星空實驗室」求解愛因斯坦對量子力學的「百年之問」。

如今,潘建偉正致力於構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天地一體化」量子通信網,「追夢」比超級計算機更強的量子計算機。

「我們這一代人最大的幸運,就是能把自己的夢想融入改革開放的偉大浪潮,與時代同行,與祖國同盛!」他說。

作為改革開放後成長起來的科學家,潘建偉在量子信息領域創造了屬於中國人的輝煌。他29歲參與的論文被《自然》雜誌評為「百年物理學21篇經典論文」之一,31歲成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35歲獲得歐洲物理學會菲涅爾獎,41歲成為中國當時最年輕的院士,42歲獲得國際量子通信獎,46歲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前年12月,潘建偉入選《自然》2017年度國際十大科學人物。2018年4月,獲得《時代周刊》2018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榮譽。

回首來時路,潘建偉說,要感謝改革開放賦予他的「兩個機遇」:因為改革開放,他才有機會出國留學;又因為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發展,他可以回國在比較好的科研條件下開始工作。

展望新時代,潘建偉說,改革開放再出發,科技工作者要「挑更重的擔子」。「改革開放40年,依靠廣大人民的辛勤勞動,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下一步國家實現從要素驅動到創新驅動的轉變,科技工作者要擔當起更大的作用,讓科技的紅利惠及每一個中國人!」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