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果殼

「哎呀,明明咱倆乾的活一樣,怎麼我拿的錢比你多這麼多啊?」

  果殼 / 2018年9月23日19時24分
果殼 你和小夥伴一起完成了一項任務,出力一樣多,但在結算報酬的時候,你卻比他多得了500元。這時候,你是不是有一點尷尬、不安,甚至難為情?這種消極體驗正是你的公平心理在起作用。 實際上,「不公平」存在兩種形式,一種是我們通常所理解的「我比你少」,另一種形式則...

野火燒光森林,它們竟還趁火打劫?

  果殼 / 2018年9月22日22時51分
果殼網 肆虐的大火會摧毀建築、傷及人命。但如果發生了森林大火,野生動物能逃離火海嗎?這對它們是不是滅頂之災? 今年7月的加州大火 | Stuart Palley / National Geographic 趁火打劫,因禍得福 很多動物都有逃離烈焰的能力。鳥...

一個T細胞,沒通過考試,然後它死咗

  果殼 / 2018年9月20日17時24分
果殼 在人的身體中,有約37兆2千億個細胞,每天24個小時一年365天精神十足地工作著。而今天,和往常一樣,也有一些細胞正在使出渾身解數拚命地……通過考試。考不過怎麼辦?答:原地死亡。 果殼解讀《工作細胞》第九話來啦!原來殺手T細胞和輔助T細胞是這樣不為(可)...

博物館被毀,我們能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嗎?

  果殼 / 2018年9月19日08時51分
果殼網 巴西的一場大火牽動了無數科學工作者和博物愛好者的心——這場9月2日夜裡燃起的大火,將巴西國家歷史博物館主館的絕大部分館藏付之一炬,包括大量模式標本。 儘管後來陸續找到了一些藏品,但並不能撫慰人們失去這座象徵著巴西歷史文化的博物館的悲痛之心。9月2日夜裡...

不切不嘗不咬開,商家是怎麼測水果甜度的?

  果殼 / 2018年9月18日06時24分
果殼 挑水果是個技術活。你得學習很多技巧,熟記並認真觀察各種細節。可最叫人惱火的是,有時候你明明覺得自己千辛萬苦挑到了好吃的水果,一口咬下去卻發現,味道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不打開水果,怎麼能知道這個水果有多甜呢? 瓜:你看遍了我的外表,卻猜不透我的...

為什麼一粒灰塵可以長成六邊形的雪花?

  果殼 / 2018年9月14日18時51分
果殼 一粒細小灰塵在恰當的條件下,可以生長成一片美麗的雪花,背後的奧秘讓人遐想。加州理工學院的物理學家肯內特·利布雷得勒支(Ken Libbrecht),多年來潛心研究晶體生長的分子動力學,揭示了自然界中各種雪花生長的奧秘,他甚至在實驗室里得到了人造雪花。 ...

6張科學美圖,你能猜出來他們是誰嗎?

  果殼 / 2018年9月14日18時24分
果殼 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寫道:"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即使身處果殼之中,我仍然是無限宇宙之王) 。提到宇宙之王,你會聯想起...

猩猩猴子都沒有下巴,人類為什麼會有?

  果殼 / 2018年9月11日10時51分
果殼 觀察一下其他靈長類動物或尼安德特人的顱骨,你會發現它們和晚期智人相比似乎少了些什麼。的確,有一樣東西是我們獨有,而其他靈長類動物、尼安德特人和早期智人都不具備的:那就是下巴。 注意左側現代人顱骨的面孔底部有一處突起,而右側尼安德特人的頭骨就沒有這個特徵...

植物園裝逼就選它!瞄一眼就能說出好幾個厲害的名稱

  果殼 / 2018年8月11日11時24分
果殼網 想當年學習植物學時,認識到了本學科的重要傳統:遇到不認識的植物要踩在腳下。這樣至少不會被問起,在朋友面前丟臉。可惜,沒法用這招對付喬木。 萬幸的是,有些喬木特別好認,比如我校園時代最喜歡的樹之一,鵝掌楸Liriodendron chinense。顯而易...

來份菜單,給這位恐龍先生!

  果殼 / 2018年8月09日11時24分
果殼科學人 作者:劉璐 老邪 編輯:婉珺 談到恐龍,人們首先想到的畫面多半是「小短手」霸王龍在林間穿梭,捕食獵物的場景。至於植食性恐龍的形態,多半由「傻大個」的雷龍、梁龍來承擔。你可能沒想到,大約54%的已知屬種的恐龍是雜食性或全植食性的,這其中包括了所有的鳥...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